嘉兴有一座200多年的“活遗址”,至今冒着烟,无奈传承是个问题

烧窑的技艺从千古年来就开始流传,古代先人烧窑过程中最难掌握的就是温控,这是一门高级技术活,没有多年烧窑经验的古代先人是做不好的,而温度控制不好,会直接影响烧窑的成败。

在考古历史中,考古专家们挖掘了很多烧窑遗址,其中有马家窑遗址最具代表,马家窑文化是黄河上游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

而能够挖掘出活窑遗址是不多见的,在浙江嘉兴市嘉善干窑镇,就有一座200多年历史的沈家窑,却依然烧着火、冒着烟。

在古代中,一般帝王的宫殿地上铺满金砖。它质地密实,走在上面不滑不涩,而且还叮叮有声,脆若金石,这就是传说中的“金砖”。但所谓的金砖并非真是用黄金做的,它实际上也是用泥土烧制而成。

在当时烧窑技术是非常重要的一项技术,烧窑温度也是最难掌控的,古代烧窑以木材或煤为燃料,不像现代是电窑或气窑,要达到很高的温度就很困难,也没有现代的测温设备,就更不要说进行现代化温控了。

所以,古代烧窑有很大的不可控性,成品率很低,全美品就更为难得,像皇宫地上铺的这种“金砖”需要很高的烧窑技术。

浙江嘉善干窑镇,当初就得到了皇帝的重视,它的砖瓦烧制是从宋代开始的,在明清时期是最为盛行。自从明清以来,这里的窑域是最广泛的,窑墩也是很多的,可以说是烧窑最多的地方。有相关文献记载,浙江嘉善县境砖瓦等窑有一千余处,而如今,大多窑墩已熄火。

民间一直流传着一种说法,因为嘉善县的砖瓦窑之多,以至于惊动了乾隆皇帝。但是他在为当地题写“千窑之镇”时却出现了笔误,将“千窑”写成“干窑”,于是就有了干窑镇。

可以说干窑作为江南窑文化的发源地从历史的岁月里在风雨兼程中走来。史称“千窑之镇”的干窑,保留下来的土窑墩仅仅只剩下了2座。其中这座沈家窑,就是一座有着200多年历史的”双子窑墩”那为何这座古窑一直是经久不息呢?

考古学家发现,这座沈家窑,是当地唯一的双体复合式窑,一左一右两孔窑并排挺立,保存着纯手工古法烧制京砖的手艺。据了解,自从这座古窑建造以后,守窑人一直没有离开过,虽然朝代在不断更替,但是这里一直有烧窑的工人。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时候,在这里就有70多个烧窑的队伍,2000多名烧窑工,如今却只剩下30 多人,这些人一直都在这里守护着沈家窑,把毕生的青春都耗尽在这里,现代年轻人没有谁愿意在做此项工作。

原来沈家窑是活遗址,遗址没有被熄灭的原因是这里一直有窑工在守护着,匠心能否得到传承,这是嘉善窑业面临的一个令人忧心的问题。如今,沈家窑是当代活遗址,它是古代窑工倾注了无数心血和才智的凝聚创造。